若安瑾华_

您好这里半吊子文学家若瑾.

*cn若安瑾华(称呼若瑾即可.

*目前主混日本文学/BSD/文豪与炼金术师/声优/唱见舞见/ボカロ.暂时淡圈aph/刀男.

*文学圈专注左翼&新戏作派&余裕派 _BSD宰厨(黒の時代推し) 杂食无雷点*主食织太*_文炼无产组&安吾亲妈粉+重治老师女票()_ ❤shuzu 有机酸(神山羊) iripon先生 onoD❤

*废写文的(偶尔画画瞎眼注意.

*初三狗可能没大有时间产粮 长弧也频繁的很.希望大家体谅.

***(高亮)2019年4月开始退网至中考结束 很抱歉期间会关闭LOFTER及其他社交软件.***

*企鹅3094236942欢迎k列.

[MHA乙女]吞食影子的猫

#相泽消太x我(你

#最近想要尝试的荒诞文风.现代架空&奇怪的语言描写有.

#大概不是刀,但也没有甜味emmm 严重ooc预警(

#呼唤一位情敌来捧场 @冷芋在南极

#那么食愉❤

 



  凌晨四点的时候我醒了过来.

  周身是浓重的黑暗.黑暗是影子最好的朋友.它们在我的窗外共舞,随后交缠在一起变成若有若无的水色.窗帘没完全拉严,我听见它们呼唤我的声音.那声音在说快出来呀,我们到幽冥般的天空去玩耍.我知道自己不该出去.出去会被早已迫不及待的灰蓝色巨兽撕咬成碎块.

  但是意外地,我却想与那巨兽会面.窗外没有月光,我探出手在枕边摸索.发丝柔软的触感让我意识到身边的人并未醒来,于是松了口气一般的起身下床.我明白有些东西自己本来不该拥有.

  胡乱抓过外套搭在自己身上,推门的动作激起了木质门槛吱吱呀呀的抱怨声.我将手指举到唇边示意它赶快闭嘴,在充斥黑暗的夜晚不要给我惹出麻烦.本来蜷缩在鞋柜旁的灰蓝猫咪被我惊醒,在房间里乱窜着寻找黑暗之中藏匿的影子.影子是它果腹的食物.我随手抓起鞋柜上突兀的红色苹果向它扔过去,苹果撞击地板发出的呻吟惊动了刚刚还睡在我旁边的人.从果实裂口里流出的透明液体滴滴答答落在地板上又被微小的黑暗吞食,空气里弥漫开一股甜腻的苹果香气.

  但不管如何我已经扣上门离去了,在他意识到我的逃离之前.深夜的街道上没有灯光,灯光在休息.工作的时候它们是耀眼的刺目的白,与那只猫咪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没有停下来叫醒它们,漆黑的影子还跟在我的身后.我不能放慢脚步,更不能停滞不前.

  我来到那灰蓝巨兽的面前了,那是一片大海.

  那里的风总是腻腻的,充斥着盐分和潮湿的气息.我不喜欢那种感觉.

  不想活着是因为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什么生命真正需要我,除了爱吃影子的猫咪,和黑暗中起舞的呼唤.

  ——哦对了,还有一个依然沉睡的人.

  身后好像有奔跑的声音.我没有搭理,只当是饥饿的影子为追捕食物而来.脱下沾水后就会拉开嗓门叫骂的凉鞋,顺手把为人大大咧咧的外套也扔在一边.于是我向那头巨兽走了过去.

  我脸上的表情应该很平静.那头巨兽的脚边沙沙的全是浪声,融合扭曲在一起成为千百个少女的呼唤和吟唱.巨兽的身体很刺骨,周围的空气更凉.水很快吞没了我的脚踝.我还在向它接近.

  水没过了小腿.我听见上古恒星爆炸的声浪在我耳边炸响,细碎的灰尘镶嵌进发丝和指甲.影子追捕的脚步还在靠近.

  水没过了膝盖.我看见许久未见的月亮从云层里懒洋洋窜出,含着虚情假意般的祝愿人们好梦.那影子大概是越过海面向我追来了吧.快逃,快逃.绝不能被吃掉.

  水已经涨到了腰间,脚下开始不稳.脑内幻想着自己死后冲上岸来的盛况,多少黑暗中舞蹈的影子一边为新鲜的食物而单纯的高兴,一边动手拆解我的身体.

  后背的衣领被人抓住了,想必这次是要被吃掉了吧——略略有些不甘,但还是回过了头.

  不是什么藏在暗处的掠食者,而是那个人.

  “......”
 
  我没有出声.我盯着他布满血丝的眼睛出神.这家伙看起来是强迫自己醒过来的,头发乱七八糟晾在肩膀上没有打理,眼睛半睁半闭一副快要睡过去的模样——但眸子深处倒是蕴含着些许担忧和明显的不悦.

  “该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手被他拽住,继而开始向反方向拖曳.

  巨兽脚下叫嚣的海浪仍旧拍打着我的后背,我不得不随着那个背影往回走去,远离月光下危险的海洋.

  他突然站住不走了,在距海已经很远的冰凉沙滩.我一个不留神便撞到了他的身上,又理所当然地被搂进相对温暖的怀抱.我将脑袋埋在他的胸口,鼻尖触及到了熟悉的温度.

  “你明明知道我担心你.”

  可算是有人开口了,说出来的还是句不痛不痒的话.我选择继续沉默,只是伸出湿淋淋的手指在他的领口轻轻画圆.

  “.....别装傻了.跟我回去.”

  这么说真的无济于事的啦,我在心里嘀嘀咕咕着.

  还没等我用细弱的声音重复心理讨论大会的结果,双唇就被微凉的东西封住.这算不上是接吻,只是皮肉之间的互相碰撞——更何况这个家伙正在不满地撕咬着我的嘴唇.

  分开的时候带出了一丝闪着银光的液体,我清晰地尝到了蔓延开来的甜腥味道.

  “猫咪把影子吞下去了.消太.”

  我靠着暂存的意识吐出了一句奇怪的言语,随后倒向他的怀里.

  能感觉到他将这具身体轻轻松松地横抱了起来.低沉而混杂着嘶哑杂音的声线带着清晰的回答落在我的耳边.

  “别想这些有的没的.我在.”

  黑夜结束了,宣告着白昼的太阳渐渐升起来了.

fin.

#后记.

  好不容易到海边玩玩 当若瑾一边作咸鱼突刺并大喊着[我爱橡皮擦老师!!]一边像个疯子一样冲到水里的时候 突然就有了这个脑洞x

  开学了 要退网了 大家改日再见吧qwq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