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安瑾华_

您好这里半吊子文学家若瑾.

*cn若安瑾华(称呼若瑾即可.

*目前主混日本文学/BSD/文豪与炼金术师/声优/唱见舞见/ボカロ.暂时淡圈aph/刀男.

*文学圈专注左翼&新戏作派&余裕派 _BSD宰厨(黒の時代推し) 杂食无雷点*主食织太*_文炼无产组&安吾亲妈粉+重治老师女票()_ ❤shuzu 有机酸(神山羊) iripon先生 onoD❤

*废写文的(偶尔画画瞎眼注意.

*初三狗可能没大有时间产粮 长弧也频繁的很.希望大家体谅.

***(高亮)2019年4月开始退网至中考结束 很抱歉期间会关闭LOFTER及其他社交软件.***

*企鹅3094236942欢迎k列.

[P主_球酸]久别重逢.


#我以后也要硬拉P主去组cp了(不许鸽了你个咕咕精

#勿带三勿带三勿带三!!

#バルーン(气球)x有機酸.交往设定有.我流球酸注意.

#最近有机酸持续中毒的产物....有各种酸酸曲子里的语句乱入(...

#话不多说祝食愉()

  夜晚的苍蓝在半空中缓缓凝成团块,而后坠落在水洼之中浸泡融化开来.城市的灯光终究掩不住粘黏着星月的幕布,雨后被洗净的空气里还残留着丝丝缕缕的湿气.

  有機酸并不讨厌夜晚,夜晚是属于幻想家们的时间:空旷的天穹是他们的画布,而银白的星轨构成了他们背后的翅膀——有機酸深知在这座光鲜亮丽的城市深处,诸如此类由纯净雨水和灿烂阳光浇灌出的美妙人形无处不在,甚至自己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只不过是在今晚——就在今晚,他对这画布和翅膀居然隐隐生出了些反感的心理,想要尽快脱离夜空笼罩下的城市,回到独自一人寓居的房屋之中.

  バルーン那个家伙....在抬眼望向高楼上巨大的展示屏幕时,有機酸的眼前莫名其妙地又浮现出了某个身影——树荫掩映下浅棕色的碎发,夏日微风中浮动的衬衫下摆,温和的琥珀色眸子里倒映出自己的身影,背景里铁道旁不知是谁丢弃的蓝色自行车,以及那只唯独向自己伸出的手臂……就连有機酸本人都已经清楚地明白了这件事情,他对他的挚友——名叫バルーン的青年,绝不仅仅有着朋友之间的关怀与体贴,还有发自内心的恋慕.

  那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没过多久,バルーン接到了一份通知,具体内容好像是海外交流活动之类的啊——那时候有機酸并没有在意这些.但是紧随而来的孤寂生活就像带着清苦味道的药草一般将他淹没吞噬掉了.他品尝到了脑内的苦涩,内心流血结冰般痛苦的思念,甚至荒诞风格的恐怖——他患上了失眠症,每个夜晚只有那些白色药片和神乎其神的治疗方法才能让他陷入短暂的昏睡;醒来的时候天空仅有些微弱的亮光,雪白的枕头总是湿成了一片,黏黏腻腻纠结缠绕在一起的梦境中大概又出现了记忆中遥远的夏日.

  从白色短袖衬衫到格子针织外褂,再到红围巾配上柔软毛线编织成的黑色卫衣;碧绿的树叶早已变成金红又逐渐脱离树干,天气渐渐转凉.单调的生活和腐朽的世界在有機酸的眼中早已褪去了色彩,只是有一抹淡棕色——浸透阳光和夏风的颜色,在那些痛苦的梦境中闪耀,随着微风轻轻摇曳.

  在交叉路口,刺目的红灯闯入有機酸的视线.他知道终有一天他的生命和生存下去的意义也会亮起红灯,不知道在那天到来之前,他是否还能见到被温和气息包裹着的身影呢?在掏出银色钥匙开门的瞬间,他的眼睛微微眯起,一滴泪顺着眼角悄悄滑下来,落进了脖颈与围巾之间细小的空隙里.

  打开家门,公寓里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冷清.

  「バルーン....你是个骗子....」

  这么一句不轻不重的话滑落在吱嘎吱嘎响着的木地板上,有機酸没有碰手边的电灯按钮,径自爬上了乱七八糟很久没有好好整理的床铺.他不想让那样的白炽光线再一次刺激自己的眼睛.黑暗包裹着有機酸的身体,他伸出手去胡乱摸索,抓住了一件柔软布料构成的衣物.那是バルーン留给他的唯一物品,夏风中摆动过的白色衬衫.

  バルーン离开城市的那一天,有機酸没有去送行.他不认为他的バルーン是真的要走.所以当他在家门口发现包裹着这件衬衫的纸袋时,他才意识到他的バルーン已经离开了,他将自己珍视的人弄丢了——就像乐曲之中为病死的恋人感到罪过和懊悔的女孩一样.有機酸不想,也没有权利去清洗属于友人的衣物,只是在那些浸泡着黑暗与乙醚气息的夜里,他伸手拉住这件衬衫抱在怀中蜷起身子,鼻尖触及的是柔软的感觉与バルーン身上淡淡的植物香气,边欺骗自身边吐出这样的话语「バルーン已经回来了啊」.靠着这样的自我麻痹,有機酸坚持了下来,尽管他对バルーン的归来并不抱什么希望.

  手指触及布料的瞬间,突兀的敲门声刺入有機酸的耳朵.在这样的夜半时光,会是哪一位耐不住寂寞的幻想家来访?他不情不愿般地下了床,赤着脚走到门前,没有犹豫也没有拖沓的拧动了门把手.

  “你....你是..バルーン....”

  眼前的青年依旧是那天的模样,只是衣着略有改变——衬衫长裤换成了透着温暖气息的高领白色毛衣.他的鼻尖泛着寒冷与激动带来的红色,琥珀色的眼眸里甚至有些湿凉的液体在打着转.他向有機酸张开了双臂.

  “对不起,酸.”

  “我来晚了.”

  感受到有些瘦削的身躯扑进自己的怀抱,バルーン心疼地揉了揉近在咫尺的灰色短发,望着苍白了许多的面孔开口:

  “我不在的时候承担了很多吧...抱歉.”

  “バルーン....我还以为,还以为...”有機酸的声音沾染上了软绵绵的哭腔,整个人窝在バルーン的胸口闷闷地向他倾诉着自己心中的不安和惶恐.

  “我都明白,包括你对我的感情也是.”バルーン低头附在有機酸耳边,温和而又坚定的吐出自己的承诺.

  “以后,不会再离开你了.”

  已经停了很久的雨又淅淅沥沥下了起来.

  fin.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