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安瑾华_

您好这里半吊子文学家若瑾.

*cn若安瑾华(称呼若瑾即可.

*目前主混日本文学/BSD/文豪与炼金术师/声优/唱见舞见/ボカロ.暂时淡圈aph/刀男.

*文学圈专注左翼&新戏作派&余裕派 _BSD宰厨(黒の時代推し) 杂食无雷点*主食织太*_文炼无产组&安吾亲妈粉+重治老师女票()_ ❤shuzu 有机酸(神山羊) iripon先生 onoD❤

*废写文的(偶尔画画瞎眼注意.

*初三狗可能没大有时间产粮 长弧也频繁的很.希望大家体谅.

***(高亮)2019年4月开始退网至中考结束 很抱歉期间会关闭LOFTER及其他社交软件.***

*企鹅3094236942欢迎k列.

[文豪野犬_织太]练笔.是🐠


#黑时代 ooc有

向那个被浅淡棕色包裹的身影伸出手去的时候太宰治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碰触不到了,就好像坠入水底激起没有声音又看不到颜色的浪花,冰冷黏腻的液体穿过不再移动的身体躯壳浸灌着早已酸腐的现实之梦,明明是污水却在表面有着那样漂亮的面貌就像属于那人的海蓝色眼眸.伸出去的手终究还是堪堪地悬在半空,乌云掩映之下的闪电甚至带上了点淡淡的碧蓝,耳边的雷声轰鸣着宣告一场暴雨即将来临.那双鸩红色眼眸微微眯了起来,某些不太容易控制的液体正在浸润他的眼眶.

他的织田作明明没有说一个字,可是流畅的语言却真切的传达到了内心的每个角落.那些话语很不清晰几乎无法辨认出想要表达的确切意思,但以现在的场面来看织田作无疑是在向他吐露最后的心声.他知道该说出告别言语的时候到了.

“织田作....!”

没有得到回应,尽管是一句难得沾染上了哭腔和其他复杂感情的恳求.

后来太宰明白了,在他怀抱着那具有些单薄的身子,注视和感受着金红夕阳缓缓带走怀中体温的时候.他的织田作知道自己将与那白发的罪人陪葬,赶赴战场途中遇到的那句出于好心的劝告在这样的地步也就成了漂亮的摆设.

落地的半截香烟上升起的烟雾如同哀鸣的丧钟,带着一丝恳求意味的话语同浅浅的烟草味道一同消失在余晖的光线之下.放平手中躯壳站立起来的一刻太宰治没有表现出悲伤,因为在他掉下第一滴眼泪之前,过去黑暗时光之中的那个自我就被记忆机器中冰冷的齿轮和利刃毫不留情地搅碎了.比以往添加了些沉重责任的身影转身离去,背对着剩余的一丝金红光辉,以及如同花朵一般绽放开来的鲜血.

“昔日旧友曾告诉我,‘如果哪边都一样的话,就到救人的那边去好了.那样感觉会稍微好那么一点...’”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脸上挂着招牌的灿烂笑容,殊不知衣料下遮掩的绷带包裹着的却是一颗已经失去了希望和救赎的心灵.他不会再可怜自己,因为他不想人生变成永不能逃离的地狱.

“天衣无缝....吗?”

挂在嘴角的笑意在听到这个遍布尘埃的词语之后没有发生一丝改变,只是真正的本心早已经破碎不堪.没有人在意他忍受过什么,毕竟这可是那位掌控者的一场交易——一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赔本的交易.

fin.

#瞎逼逼

实际上我对织太关系以及这两个人的理解还是个人思想占的比较多...所以ooc也是存在的.好不容易弄明白了黑之时代整件事情发生的经过,所以就想写篇文...正好也练习一下.2号开始会有一辆陀思乙女车开起来(送给这位太太@黎未溟),欢迎小伙伴们来围观.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