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安瑾华_

您好这里半吊子文学家若瑾.

*cn若安瑾华(称呼若瑾即可.

*目前主混日本文学/BSD/文豪与炼金术师/声优/唱见舞见/ボカロ.暂时淡圈aph/刀男.

*文学圈专注左翼&新戏作派&余裕派 _BSD宰厨(黒の時代推し) 杂食无雷点*主食织太*_文炼无产组&安吾亲妈粉+重治老师女票()_ ❤shuzu 有机酸(神山羊) iripon先生 onoD❤

*废写文的(偶尔画画瞎眼注意.

*初三狗可能没大有时间产粮 长弧也频繁的很.希望大家体谅.

***(高亮)2019年4月开始退网至中考结束 很抱歉期间会关闭LOFTER及其他社交软件.***

*企鹅3094236942欢迎k列.

[文豪野犬_森/织太]鉛の冠.


#我来交党费了(鸽子了不起啊

#很久没有练习的渣文emm不好吃

#这几天肝作业肝到脑子死掉()23号以后应该会持续更新

#我实在是杂食党orz森太也吃 虽然吃的不是很厉害但欢迎各位帅哥美女k列呀(??

#仍旧来自有机酸P的曲子——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可爱呢刚刚入了他的CD asdfkikshsgus(醒醒大清亡了

#黑之时代主场.活在话里的织田作先生友情客串.

#食用愉快——今天份的bsd 下一篇决定尝试发织太糖...!!




  太宰治输了,彻彻底底地输了.
 
  击败他的那个人实在是个脑袋聪明的家伙.现在他就在自己的面前——斜着身子毫不在意地坐在一张精致的皮椅上,一只手里端着透明的高脚杯,另一只手弯曲起来托着脸颊,用一种混合着温和与虚伪的视线打量着旁边坐在地上画画的金发女孩.
 
  “真是稀奇呢,太宰君.没想到你居然会主动来找我呢.”

  太宰治抬起头,将游离不定的眼光重新聚焦到面前的人身上.森鸥外的神情很是悠闲,微微勾起的嘴角甚至透着一缕捉摸不透的气息,那双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眼瞳中的赤红与夕阳的金色一同交织扭曲,就像流动着的暗色火焰那般.

  太宰治不觉得这个人的眼睛可以用这种词汇来描写和比喻.他转过身去,不想再看见这位事件背后的“罪魁祸首”.他的世界中几乎充满着一片灰暗,只有一点幽幽的银光闪烁在遥远的前方,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那银光很快地扩大,扭曲,并显出液态的样子缓缓滴落下来,凝聚成冠冕的模样.

  液体闪耀的银色光芒刺入了太宰治的眼睛,他很快地回过神来.地板上夕阳的光斑让他回忆起了不久之前的那个黄昏——和现在大概是同样的时间段.扭曲变形斜打在地板上的金红光晕,湿润黏滑的猩红色液体,以及那个人在自己怀里渐渐冷却的体温.那种痛楚很清晰,是烙在灵魂深处的永恒伤痛.他什么也没有做,也什么都做不了.

  像是香炉般升起的那一丝烟雾还清楚地刻印在脑海,耳边的话语依旧清晰.

  “到救人的那一边去吧.”

  “太宰君?在这种场合不应该说点什么了吗?”

  背后传来略显嘶哑却并不刺耳的嗓音,但在太宰治看来这样的声音如同恶魔的低语,满含着电影中反派诡计得手时的窃喜.

  他转过身去,用摘掉了绷带的双眸冷漠地扫了那人一眼.

  “抱歉呀亲爱的森先生,今后可能很长时间不能见面了呢.”

  没等轻佻的话语落地,太宰治便重新转过身,不再吐露任何的感情和语言.

  铅可是有毒的,但若是铅制的冠冕呢?权利和私欲简直是有趣而又害人的东西啊,但是又有谁在意他人的感受呢?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自身利益可是最重要的.

  心中有鬼的家伙,看谁都会像鬼.而这位前世大概是只恶鬼的首领究竟什么时候,才会被自己扭曲膨胀的权利和野心完全吞噬掉呢?太宰治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他相信凭借自己可以活到这天.活下来还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吗——如果那个人没有消失的话.

  (两星期以后)

  “特别消息,港口黑手党[高层干部]太宰治在任务中叛逃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走了吗,太宰.”

  听着手下絮絮叨叨的报告,森鸥外将视线移开,仍旧透着神秘气息的眼光落到窗外横滨的灯火夜景之中.他的嘴角依然挂着那个弧度完美的笑容.

  “真是一点都没变啊,这孩子.”

fin.
#第一次写森太慌的不行()感觉ooc了各位大佬轻喷哈(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