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安瑾华_

您好这里半吊子文学家若瑾.

*cn若安瑾华(称呼若瑾即可.

*目前主混日本文学/BSD/文豪与炼金术师/声优/唱见舞见/ボカロ.暂时淡圈aph/刀男.

*文学圈专注左翼&新戏作派&余裕派 _BSD宰厨(黒の時代推し) 杂食无雷点*主食织太*_文炼无产组&安吾亲妈粉+重治老师女票()_ ❤shuzu 有机酸(神山羊) iripon先生 onoD❤

*废写文的(偶尔画画瞎眼注意.

*初三狗可能没大有时间产粮 长弧也频繁的很.希望大家体谅.

***(高亮)2019年4月开始退网至中考结束 很抱歉期间会关闭LOFTER及其他社交软件.***

*企鹅3094236942欢迎k列.

实际上若瑾也是难受过的。


  真正觉得不舒服的时候,我有想过到那边的世界去。那边的世界有汪老先生,有太宰先生,也有我几乎没见过就已离开的那几位亲人。我想和他们在一起。作为亲人也好,作为朋友也好,作为路人也未尝不可。

  我只是觉得现在的世界实在太痛苦,太可怕了。人性..嗯..大家都明白的对吧。我说过自己想要做一个单纯天真的小孩,是因为小孩不用面对诸如此类的人间烟火。他们只需要欢笑打闹,只需要叽叽喳喳,只需要盼望长大。

  太宰先生也好,汪老先生也好,大家都实在太温柔了吧。如果想要为喜欢的人做点什么的话,那也许就是尽自己全力去保护ta吧...我也很想要做这件事,因为这是弱小的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但是大家都走了,都到另外一边的世界去了,那要叫我怎么去保护他们呢?有人知道我应该怎么做吗?

  我上网查了自杀的方法,可是我下不去手。我比一般的人更加怕疼,这可能是我意志力脆弱的表现呢...“温柔就是强大”,我喜欢的人无一例外的(曾经,有时)是生活的强者,可是我不是啊。我是个脆弱的东西啊。我甚至连为人的资格都没有了,我大概只配到垃圾堆里去找些什么维生的东西吧...
 
  我想过吊颈自杀,但是我学不会打绳子的结呢..坠落到地板上的感觉可不好呢;我想过像芥川先生那样吞药自杀,但是我还是个孩子,没有办法搞到那么多致死药物,况且我也害怕吞药以后会发生什么痛苦的身体反应;我想过像太宰先生那样跳入河川,但是据说淹死以后会很难看啊..大概chx那个家伙会嘲笑我的吧,她一定会踩着我肿胀的尸体口出恶言,或者做着嫌恶的动作远远躲开吧;我想过像汪老先生一样离世,但我忽然反应过来了..那位老先生是带着希望与对生活的留恋,在一片光明之中缓缓沉睡的啊..那样温和又不会留下遗憾的死法,于肮脏的我是不相配的吧。

  我强迫自己做个爱笑的人,可是我也会感到劳累啊。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鼓起勇气尝试了上面的方法,并且有幸能够成功的话...我也许就真的能够离开啦。我没资格对别人哭叫自己的可怜,我也不是真正心理有疾病的特殊群体。我只是一只很累很累的小兔子罢了。要是那一天我真的就此消失了,大家也不要因为这个而哭泣啊。那个时候应该就只有这些幼稚的思想痕迹和我的遗体来向世人讲述这个故事了。

  希望大家都能好好活着。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