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安瑾华_

您好这里半吊子文学家若瑾.

*cn若安瑾华(称呼若瑾即可.

*目前主混日本文学/BSD/文豪与炼金术师/声优/唱见舞见/ボカロ.暂时淡圈aph/刀男.

*文学圈专注左翼&新戏作派&余裕派 _BSD宰厨(黒の時代推し) 杂食无雷点*主食织太*_文炼无产组&安吾亲妈粉+重治老师女票()_ ❤shuzu 有机酸(神山羊) iripon先生 onoD❤

*废写文的(偶尔画画瞎眼注意.

*初三狗可能没大有时间产粮 长弧也频繁的很.希望大家体谅.

***(高亮)2019年4月开始退网至中考结束 很抱歉期间会关闭LOFTER及其他社交软件.***

*企鹅3094236942欢迎k列.

[文豪野犬_陀思x你]轻信.


#别看我 我真的想不好题目()

#要不改名叫黑恶势力卖苹果致富之路算了(你在想什么

# @黎未溟 送给这位大佬的陀思😭感谢大佬不嫌弃咸鱼文风

#我流费佳orz(宰厨试图直面人生的大起大落

#那么 您有一份夜宵请及时领取✨✨

  “在想什么?”
 
  趴在窗台上发呆的时候,一道熟悉的温润嗓音传入了你的耳朵。

  你撑起身子微微地偏过头去,目光落在那人精致的面庞上。几缕深色的碎发挂在脸颊旁边,映衬着他有些苍白地不正常的脸色;再搭配上那双晕染着绛紫色的双眸和略深的眼窝,整体上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被困在世界尽头的纯净灵魂,亦或是沉睡多年不见阳光的吸血鬼。

  ——但你清楚,眼前的这位绝不是可以用“纯净”这个词来形容的人。或许还是第二种比喻更恰当一些……权衡着两种比喻的分量,你并没有注意到面前的人正在缓缓向自己靠近。

  “哦呀,在走神吗。”说这话的时候,你们之间隔着的距离已经不足二十厘米。

  好不容易将乱七八糟的形容词赶出脑袋,你重新与那人视线相交,接着便开口唤了他的名字:

  “费佳……?怎么了?”

  “差不多到下午茶的时间了哦,小姐。”

  相貌俊俏的青年轻描淡写地在你耳边提醒着,而不知何时伸进衣服口袋的右手则像变戏法一般地掏出了一只苹果——那是只很漂亮的苹果,圆润光滑的殷红色外皮紧紧的包裹着里面的果肉,散发出一股清甜的味道。

  你的视线在触及食物的时候骤然变亮了几分,伸手作势要从他手里把苹果夺过来私吞——当然青年的身高优势阻止了你进一步的动作。你有些失落地放下手,眼神却还有些不甘心地望着他手里的苹果。

  陀思看着你傻乎乎的样子,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丝微微的笑意——他抬起手,将苹果送到你的唇边。绛紫色的眸子半眯了起来,他的脸上又恢复了那种轻描淡写的神情。

  你有些犹疑地望了望他,随即向着近在咫尺的苹果咬下一大口——不出意料地没有咬到。你看着收回手去的青年有些得意的细微笑容,无奈的摊开手做了个妥协的动作:“存心不给我吃就算了嘛...”

  青年没有回话,只是重又拎起了那只苹果,自己咬下一口。清甜的味道瞬间在空气中扩大了许多倍,苹果上被咬过的地方露出了细嫩的浅色果肉,有些略显奇怪的红色液体从伤口流出来,而被咬下的部分此刻正好端端地被那个青年衔在了嘴里。

  你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双唇就被冰凉的东西堵住,紧接着敏感的味蕾就辨别出了漫溢开来的苹果香甜——他弯下腰来堵住了你的唇,将那片苹果喂了过去。你疑心苹果的汁液为什么不是透明的,而是醒目的红色——不过这个想法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面前的人离你很近,你感觉到湿热的吐息打在自己的脖颈处,他眸子里像暮云一般美丽的颜色使你看呆掉去。

  “苹果甜吗?小姐。”

  再听到他开口的时候,你们已经对视了足有一分钟。

  你刚想开口回应他,身体深处却瞬间涌起一种欲望与痛苦相交融的感觉。不到二十秒的时间,你的脸颊就染上了肉眼可见的绯红颜色,呼吸也逐渐变得急促起来。

  你知道自己在渴望什么。

  “呼..呼..费佳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

  你的声音绵软无力,甚至染上了几分哭腔。

  闻言,青年伸出双臂,毫不费力地将你打横抱了起来,将嘴唇凑近你的耳畔:

  “这是给小姐上的第一堂课。”

  他的唇角再次勾起了那个完美而刺眼的弧度。

  “永远不要,轻信一个你捉摸不透的人。”

  在关上卧室门的一刹那,你看到了那只被扔在窗台上的苹果——它的另一面有一个细小的针孔,躺在旁边的微型注射器里残留的液体,是刺目的红色。

  咔哒一声,卧室的门被严严实实的上了锁。

fin.
#突然一脚刹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评论(7)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