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安瑾华_

您好这里半吊子文学家若瑾.

*cn若安瑾华(称呼若瑾即可.

*目前主混日本文学/BSD/文豪与炼金术师/声优/唱见舞见/ボカロ.暂时淡圈aph/刀男.

*文学圈专注左翼&新戏作派&余裕派 _BSD宰厨(黒の時代推し) 杂食无雷点*主食织太*_文炼无产组&安吾亲妈粉+重治老师女票()_ ❤shuzu 有机酸(神山羊) iripon先生 onoD❤

*废写文的(偶尔画画瞎眼注意.

*初三狗可能没大有时间产粮 长弧也频繁的很.希望大家体谅.

***(高亮)2019年4月开始退网至中考结束 很抱歉期间会关闭LOFTER及其他社交软件.***

*企鹅3094236942欢迎k列.

[文豪野犬_太宰治x你]沉沦.


#哒宰生贺❤ 这是我喜欢上你的第一个6.19,余生也请多多指教

#乙女向 以后也会更新相关内容ww(嘛反正咸鱼癌重度就是了 因为明天有课所以不得不发早一点...见谅()

#对哒宰的角色理解大概还不够 可能写不出小伙伴们想要的感觉emm 还是将就着吃()在这里呼唤大佬 @黎未溟

#开始开始()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清晨金色的阳光刚好洒落在你的脸上。

  六月十九号,早晨六点五十五分。

  放下手里的电子表,你抬手揉揉眼睛,正想趁周末再睡个回笼觉,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等下,今天是不是十九号。

  你一个激灵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接着便慌手慌脚地忙着打理自己——早已精心安排好的日程,可不能因为一个懒觉就这么通通毁掉——让隔壁武侦的国麻麻知道了的话,自己一定会被爆头的——

  这当然不是唯一的原因。六月十九号,在你眼中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以至于专门做了好几天的计划表——那天可是他的生日。你在心里一遍遍念叨着,手里动作的速度倒是一点都没有减慢。

  那个人,就是武装侦探社的太宰治。

  你并不知道他会不会有过生日的习惯和兴趣,但既然计划了就要好好的努力一番——实际上你们很早就已经开始交往,可是两人之间微妙的关系却一直没有进一步的发展。他仍旧是原来的样子,时不时地跳进那条没什么温度的河,或者是当着你的面向咖啡店里的女侍发出“要不要一起殉情”这样的邀请。

  说实话的,你对这样的关系有些不满。
 
  ……

  六月十九号,下午一点三十六分。

  抱着订好的花束跑出花店,你蹬着有些没穿好的鞋子跌跌撞撞地往家跑。接下来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去做,稍有一点疏忽还会搞砸一两件——要真那样可就得不偿失了。你一边腾出手来从包里掏钥匙,一边心里暗自祈祷自己不要遇到某个熟悉的人——

  “小姐~慌慌张张地要去哪里呀?”

  怕什么来什么。你有些紧张地将花束藏在背后,结结巴巴地和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太宰治搭话:“啊..没,没什么..有点事情..我先走了!”说罢你有些尴尬地冲他招招手,扭头就往家的方向跑过去——
 
  你没有注意到,就在你转过头去的一瞬间,那个棕色短发的男人抬眼望向了你的背后,鸢色的眼眸里含着水一般柔软的温和,甚至还有一丝微微的窃喜。他看着你的身影转过街角,轻轻吐出一句声音微弱的言语:

  “还好没有被看出来啊。”

  ……

  六月十九号,傍晚五点十八分。

  “为什么不接电话啊..”

  这是第五次给他打电话了,可是他还是没有接。

  扔下快要没电的手机,你有些失落的望着旁边有些幼稚的装饰。五颜六色的气球没有声音和影子,好像在默默地嘲笑你的无知。

  好不容易做了这么多,现在看来都要落空了吗..

  你有些失落地坐在地板上,脑子里乱七八糟都是些扭曲的文字和画面。清晨,电子表,阳光,匆忙地洗漱,手忙脚乱的准备,花店里准备好的宝蓝色矢车菊,抱着花的时候遇到了那人……这些东西在你的脑海里争吵着,扭打着,你的眼泪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细微的脚步声,紧接着吱呀一下,未能关好的防盗门就这么被推开了。你有些害怕,连忙回过头想站起来,视野里却撞进了一个熟悉不过的身影。

  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去,金红色的光线透过落地窗涂抹在那人手臂位置垂下的一条绷带上,给它染上了些许的渐变色彩。他的眸子里倒映着你有些娇小的身影,一双缠满绷带的手随即向还愣在原地的你伸了过来,你被小心地从地上扶起。

  “你..你怎么会知道。”

  你的声音里还带着些许的哭腔,温热的眼泪仍然残留在眼角。倾斜的夕阳终于沉入钢筋森林的背后,渐渐变浓的夜色吞噬掉了你的视野。蓝紫色的暮色之中,你能感觉到自己被拉进了太宰治温暖的怀抱,也能感觉到他抬起手拭去了你眼角的湿润。
 
  你的脸庞似乎贴在了他的胸口,你能够听到他身体里沉稳的搏动声——那是他的生命,是属于太宰治的生命。

  他在你的耳边开口。

  “我当然知道啦,我亲爱的太宰夫人。”

  他的怀抱里有着独属于你的温柔,一旦沾上这份温柔就如同沾上毒瘾一般——太宰治实在像是海洛因一样的存在。就是这么危险的毒药,表面上看起来却像是甜美温和的蜜糖——但要是踩下去,他可就再也不会给你挣脱的机会了。

  ——算了,要是能溺死在蜜糖里的话,应该是不会痛苦的吧。安定的感觉爬上你的大脑,像坚韧的藤蔓一般将其紧紧缠绕起来,迫使它的机能完全麻痹。

  “太宰先生,生日快乐。”

  你笑了笑,终于还是这么在太宰治的温柔里沉沦了下去。

fin.
#瞎聊
果然我已经不擅长写糖了。。。一写刀就精神亢奋,一写糖就bug连篇用词不准剧情玛丽苏emmm(说的和你平时写文不这样似的
嘛总之。。还是祝太宰先生生日快乐啦。
二次元和三次元都是。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