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安瑾华_

您好这里半吊子文学家若瑾.

*cn若安瑾华(称呼若瑾即可.

*目前主混日本文学/BSD/文豪与炼金术师/声优/唱见舞见/ボカロ.暂时淡圈aph/刀男.

*文学圈专注左翼&新戏作派&余裕派 _BSD宰厨(黒の時代推し) 杂食无雷点*主食织太*_文炼无产组&安吾亲妈粉+重治老师女票()_ ❤shuzu 有机酸(神山羊) iripon先生 onoD❤

*废写文的(偶尔画画瞎眼注意.

*初三狗可能没大有时间产粮 长弧也频繁的很.希望大家体谅.

***(高亮)2019年4月开始退网至中考结束 很抱歉期间会关闭LOFTER及其他社交软件.***

*企鹅3094236942欢迎k列.

[文豪野犬_织太]不存在的会面.

#文野站稳织太✨✨不洁癖,太宰相关均食.

#小学文笔.严重ooc.

#是的我又回来了.暑假开始以后更新次数会更加频繁.(再多你也是个咸鱼

#刀.并且是幽灵梗.这几天学校并没什么假期emm而且情绪也有点不受控制.如果想到糖梗大概会写.

以上ok的话,开始🙏


  ——被冰凉的河水,冲到岸边来了。

  浑身的衣服早已经湿漉漉地贴在身上,暗色的发丝里混杂着河底的淤泥与水草,那些东西乱七八糟缠在身上的感觉真不好受啊——就像复杂的情感。情感,情感——真的是个子虚乌有的东西呐。总喜欢黏黏糊糊的纠结在一起,又不能以什么锋利的东西割断。那样不紧不慢不温不火不冷不热的感觉……上一次感受到,是什么时候来着……?

  慢慢地撑着身体坐起来,浅及脚踝的河水连同河滩上的黄沙都是冰冰凉凉,感受不到一丝属于活物的温度。 就在几分钟前,太宰治整个人浸泡在河水之中的时候,他真的以为自己这次要成功了——因为他的眼前甚至模糊的出现了那抹温和的红。太宰治实际上并不讨厌生命从躯壳里流失的感觉,毕竟他可不止一次做过这样的事情。

  可是每次,每次都是失败。不断增加的自杀次数预示的是更多的失败,失败,失败。上吊用的绳子会莫名其妙地断开,准备吞下的安眠药会无缘无故地不知所踪,就算割开静脉失血过多昏迷过去,醒来时手腕上也只会出现一道全新的包扎痕迹……终究不知是他命不该绝,还是有人故意所为。

  ——不不,他太宰治本来就应该死的。他没能救下心中最重要的人,没能第一时间赶到正在激战的那个人身边,没能在那个人生命的最后一刻说出自己潜藏许久的苦涩爱意……他没能做到这些,也做不到这些。所以他也只能带着颤抖的双手和湿润的眼角,用毕生的力气抱住那副熟悉而又温暖的身躯,再带着无能为力的痛苦和悔恨看着心中恋慕的人在自己怀里停止呼吸。

  他太宰治,本来就应该死的。

  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在河滩上跪坐了许久,太宰治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迎着金红色的扭曲的夕阳余晖,一步一步慢慢往回走去。

  “织田作,明天我还会继续尝试入水的哦。”

  “等着我,我马上就来。”

  ……

  待那个疲惫的身影远去,原先冰冷无人的河滩上慢慢显现出一个半透明的,泛着微微蓝光的身影。他的衣服和太宰治一样,也是完全湿透的,深红色发梢上的水珠还在不断地往地上滴。他面朝着太宰离开的方向,略有嘶哑的嗓子里吐出一句不清楚的言语:

  “太宰治,你才是那个笨蛋。”

  如果不是他将吊着太宰的绳子割断,如果不是他故意把太宰准备好的安眠药悄悄藏起,如果不是他为太宰包扎割伤的手腕,如果不是他把太宰从河里捞上来送到岸边……太宰治的计划估计早就成功了,而那家伙本人估计这会儿也该笑吟吟的跑过来陪他了。他的太宰看不到他,听不到他,甚至连他的一丝气息都感觉不到——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吗。

  现在也好,未来也好,所有的一切也好,至少现在他终于能抛弃生者的一切,永远守护在他的太宰身边了。

  ——从一开始,他就只希望太宰能好好的活着呀。

  ……

  生者想要去往死者所在的世界,而死者却妄图留住生者在世间的存在证明。这样永远无法会面的二人,恐怕只能够一辈子沉睡在互相为对方制造的甜蜜幻境里了吧。

  这么想来还挺讽刺的呢,对不对太宰治?半透明的虚影在心中佯装着对那人发问的样子,甩了甩衣摆上的水珠。

  他们各自的岁月都会继续,而所谓的“相伴”,不过是一句甜蜜的缀满星点的谎言。

——fin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