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安瑾华_

您好这里半吊子文学家若瑾.

*cn若安瑾华(称呼若瑾即可.

*目前主混日本文学/BSD/文豪与炼金术师/声优/唱见舞见/ボカロ.暂时淡圈aph/刀男.

*文学圈专注左翼&新戏作派&余裕派 _BSD宰厨(黒の時代推し) 杂食无雷点*主食织太*_文炼无产组&安吾亲妈粉+重治老师女票()_ ❤shuzu 有机酸(神山羊) iripon先生 onoD❤

*废写文的(偶尔画画瞎眼注意.

*初三狗可能没大有时间产粮 长弧也频繁的很.希望大家体谅.

***(高亮)2019年4月开始退网至中考结束 很抱歉期间会关闭LOFTER及其他社交软件.***

*企鹅3094236942欢迎k列.

[文豪野犬_织太]Cutlery.

#没错我又来了。若瑾大概是杂食党,哒宰cp基本都吃emm产的粮也可能很杂,太太们凑合着吃两口.ooc,我流织太注意.
#建议配合bgm:カトラリー/miku_有机酸.
#看到这样的文体和可爱的酸酸男神   就会知道是咸鱼若瑾又打挺啦()
#奇怪的感觉。闻起来没什么味道,但吃起来是刀没错了(做个人吧
#那么,食用愉快。(顺带呼唤大佬们吔刀 @黎未溟  @冷芋在南极  @双月@After the Rain♡♡ 打扰了xx

  -明明没有感觉 眼泪却掉了下来.
  -够了 要不要露出笑颜呢.

  那个人离开的第47天。
  熟悉的面容和气息仿佛还停留在眼前,眯起眼睛仔细看去却发现只是一片虚无。长时间的作息不规律使那副瘦弱的身躯看起来更加的不堪一击,几乎只剩下一口气息支撑着全体……以前的太宰治从没有像这样崩溃过。
  该流的眼泪早就流干,该离去的人也已离去。
  水池里堆积着未洗的碗盘,老旧的餐具上还残留着没有融化的油渍和不知何时生出的锈迹。随手捏起一只勺子,仿佛触到了浅浅的温度那般——太宰治猛的抬起头,眼前仍然是什么都没有。
  ——那一天他死了,害死他的人就是我呀。
  浑浑噩噩的思想之中只剩下这么一句不带感情的言语,左手静脉上被割开的伤口还在滴滴答答流出猩红的液体。太宰治脱力地倒在了床上。
  液体晕染在白布上,绽放出绯色的花。
  ——再醒来的时候,那些堆积的餐具已然干干净净的待在一旁。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又是一如既往的谎话连篇.
  -做了场映射在炽热灯光下的梦.

  太宰还记得那个人离开时说的话,那声音黏涩嘶哑甚至带着哭腔,却还潜藏着一丝坚定。他说着,“我去去就来。”
  ——可是太宰终究没能等到他回来。
  又一次检查了吊在房梁的绳圈,太宰毫无顾忌的将细弱的脖颈放入其中,咬着牙踢掉脚下的椅子。
  不能呼吸的感觉真的很难受。织田作他骗人呐,明明说好了要回来的,现在却变成这个样子,究竟是谁的错啊。
  缺氧的感觉在一瞬间终结,那柔软的绳子不遂人愿地断裂——坠落到地板上的感觉很痛啊,可是见不到你的感觉更痛啊。大概是这样吧。这种充斥着黑暗与血腥的地方,不适合再待下去了呢。
  你说的“救人那边”,到底在哪里啊?
  ——那一天他死了,害死他的人就是我呀。
  事实上那条绳子并不是不堪重负的崩裂开来,而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切断……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变作蓝色的这副身躯任人摆布.
  -用爱不释手的餐具 亲手终结我好吗.
 
  已经,忍不下去了。
  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日历,那上面写着10月26日。
  今天是什么日子,不知道那家伙自己还记不记得。太宰看着面前有些幼稚的蛋糕和上面几支歪七扭八的蜡烛,自嘲地笑着举起了餐刀。
  “再不来的话我可要自己吃了哦,织田作之助先生。”
  没有回应。
  “哦我忘了,我已经看不到你了啊。”
  话音未落,太宰举着餐刀闭起眼睛,朝着自己的手腕狠狠扎了过去。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蜡烛上本来安安定定的橙色火苗猛的摇动了一下,接着便毫无预兆的熄灭。握着餐刀的纤细手腕被人一把捏住,太宰睁开了眼睛。
  那是再熟悉不过的温度。
  离开了很久的身影重又在眼前出现,还没反应过来就已被拉进了温暖的怀抱——太宰的眼眸里仍旧充斥着不可置信的感情,而一切的始作俑者半眯着眼,将环抱着太宰的手臂又收紧了些。他缓缓吐出一段言语。
  “对不起,久等了。”

  -谁的话说的再多一些
  -你的身影就会慢慢的透明一些

  “看来我不在的时候,根本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太宰端着杯子立在桌前,看着在水池边清洗着碗盘的红发青年——那可是他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身影。他的眼神有些迷离,好像在怀疑眼前的现实一般。终于回过神的时候抬起头来,面前的水槽旁边什么也没有,沙沙的碗盘摩擦声也不知何时停止。
  太宰眨了眨眼睛,发现他的织田作仍旧立在那里,正用略带疑惑的眼神望着他。
  “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太宰以微弱的声音回应着。他放下杯子,走到窗边拉上了窗帘。
  现实也好,梦境也罢。请不要让我从这腐朽的世界中醒来了好吗。
  ——那一天他死了,害死他的人就是我呀。
  不过能这样活下去也不错呀。
-fin
#瞎聊
大佬们肯定能看出来啦——最终和太宰生活在一起的织田作,来自于绝望的太宰自己的幻想。人类的大脑总是这么神奇——能将痛苦的现实扭曲变形成美好的梦境。 总之想写出太宰失去织田作以后的那种,前所未有的崩溃吧。。大概就是这种感觉。还会继续练习,最近的更新也会非常频繁。
那么,下次再见啦。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