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安瑾华_

您好这里半吊子文学家若瑾.

*cn若安瑾华(称呼若瑾即可.

*目前主混日本文学/BSD/文豪与炼金术师/声优/唱见舞见/ボカロ.暂时淡圈aph/刀男.

*文学圈专注左翼&新戏作派&余裕派 _BSD宰厨(黒の時代推し) 杂食无雷点*主食织太*_文炼无产组&安吾亲妈粉+重治老师女票()_ ❤shuzu 有机酸(神山羊) iripon先生 onoD❤

*废写文的(偶尔画画瞎眼注意.

*初三狗可能没大有时间产粮 长弧也频繁的很.希望大家体谅.

***(高亮)2019年4月开始退网至中考结束 很抱歉期间会关闭LOFTER及其他社交软件.***

*企鹅3094236942欢迎k列.

[文豪野犬_双黑]与原来的你相遇.

#cp双黑[严重ooc 攻受未定谢谢
#迷之脑洞emm大概就是某织田作同学牺牲以后太宰在中也眼中发生的变化.啊反正也是渣脑洞2333太太们凑合着看。
#推荐bgm:lili/flower_有机酸p.av17573973
#刚刚进入文野坑.文笔不好多关照.
#说不清是糖还是刀子.大概是尝起来没什么味道的东西吧emmm 食用愉快

  -盲点是草药和薯片的味道.
  -极度沉默的你 是银色的百合花.

  从某个确切的时间点开始,那个人就悄悄地变了样子。
  具体是什么时间点,就连中原中也自己都记不清。只是模模糊糊记得他好像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另一个人。他对于同伴,甚至是身为搭档的自己都几乎不言不语;原本装模作样缠在右眼上的绷带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平时的生活也尽量的选择一个人独处;他开始喜欢穿着一件原本不属于他的卡其色风衣——尽管那温和的颜色与这个人内在的气质丝毫不搭。
  中原中也不明白,究竟是怎样的一件事情才会让港口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变成现在这副样子。这不是他习惯的样子。
  他们是被称作[双黑]的,黑社会中最强大的搭档。
  ——可是那该死的家伙看起来却在和自己保持距离。中原中也这么想着,把头顶上礼帽的帽檐往下拉了拉,遮住湛蓝色眼瞳里混杂着不满和烦躁,但还残存着一丝丝担忧的感情。
  等着吧太宰治。迟早会让你回到以前的样子。

-只是纵情享乐的事情.
-从来不会讨厌.

  太宰治失踪了。
  从上级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中原中也觉得有些不可置信。
  他没想到这家伙会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玩儿失踪,更没想到就连港口黑手党这样的组织都没能再找到他。那个人就好像从地球的某处消失了一般,接下来的数天都没有获得关于他的一点消息。
  太宰治失踪的那天晚上,中原中也一个人在酒吧里坐了很久。他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要这样离开他,更不知道团太宰治是什么时候作出的那种决定——那种重要到可以毫无顾忌地抛弃搭档的决定。乱七八糟的思绪终究缠成了一个复杂的绒线团,安安静静地躺在被酒精浸泡着的脑海里,似乎等待着他来解开一般。
  中原中也不想去考虑如何从线团上下手,紧接着他就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他已经离不开太宰治了。
  就算平日里再怎么讨厌他,那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温暖气息早已让中原中也在无意中缴械投降——初遇的时候他还没有这样想过,甚至当时的他认为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这么想。
  也许最可怕的,恰恰是变成过去自己讨厌的样子呢。中原中也一边自嘲地笑着,一边懒洋洋地趴在吧台上用手指去弹那只透明的玻璃杯——这个动作他模仿了很久,当然是背着某人悄悄模仿的——好不容易玩腻了,他依旧保持着那副懒洋洋的姿态抬起上半身,一只胳膊撑住脸颊,就这样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变成讨厌的样子也许还不错。意识脱离身体之前,中原中也的脑海里最后显现了这样一句话。

-不断追寻着的生活
-“你又如何”……?
 
  再次和太宰治见面,已经是在几乎漆黑一片的地下室。
  也不知道之前究竟是出了怎样的事情,这个理应极难对付的家伙竟被自己曾经的的学生芥川龙之介给抓了去。仍然缠着绷带的纤细手臂被牢牢锁在背后的柱子上,明明深知处在危险境地的人竟然还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哼着不成调的小曲。
  ——简直不可理喻。
  中原中也不想和这久违谋面的年轻干部作过多的纠缠,他知道以这个人的实力,绝不会无缘无故被熟知的学生打败。他的到来或许有着几分的微妙意义。
   “你来干什么?”
  他听到熟悉的嗓音。
中原中也头都没回,随口应付着:“捅娄子。”
  其实他早已经被剥去了外壳,只留下一颗柔软脆弱的内心。
  他想冲过去将自己陷入那个一如既往敞开着的温暖怀抱,但他还是忍住了——中原中也迅速地转过身来,狠狠一脚扫过了捆绑着这位旧时搭档的锁链,那不堪一击的玩意儿应声断裂。
  “喂,搞清楚。我可不是专门来把你放走的哦。”中原中也听见自己这么说着。
  ——他可不能再看到那双颜色温暖的眼睛,毕竟脆弱的一面不可以轻易地暴露出来呢。
 
-“和我一起活下去吧”.
-来自记忆之中的声音.
 
  “这个混蛋..”
  中原中也狠狠一拳捶在映着横滨繁华夜景的落地窗上,力道大到身边的窗框都被震得微微颤抖,透明的玻璃上瞬间出现了一道裂痕。他扶着玻璃窗缓缓的跪坐下来,有几滴滚烫的液体漫出眼角滴落到了地上。
  他恨极了自己这副脆弱的样子。
  失去了那个搭档的自己,就是这么的不可救药吗?
  自己这样依赖着追随着陪伴着那个名叫太宰治的家伙,究竟是为了什么?
  就这样被困住了?真的是愚蠢啊。
  看起来开朗活跃,实际上却心理扭曲,消极避世的自杀主义者。
  ——他不应该最讨厌这种人吗?
  不顾内心的抗拒与耻辱感,中原中也将自己蜷缩成一团,抱着头窝在房间的一角。
  现在好想要那个温暖的怀抱啊。
  不过已经不可能了吧。
  ——就在下一秒,胳膊被人拉住,紧接着整个人都被硬生生拽了起来——中原中也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被一双纤长的手臂搂住,背后也感觉到了记忆深处那份可遇而不可求的温暖——搂抱着自己的人伸出一只手抚上他的脸颊,比皮肤略微粗糙的绷带蹭着自己的脸,让中原中也在一瞬间便知晓了来者何人。
  “...太宰?”
  双唇微微颤抖着,他唤出了那个名字。
  回答他的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嗓音。
  “嗯,我在。”
  视界好像渗出了什么,窗外璀璨的霓虹灯在中原中也的眼前渐渐模糊起来。他回过头面对着这位久未谋面的搭档,踮起脚环住他的脖颈,红着脸贴上了那柔软的唇——太宰治并没有避开,只是抬手扣住对方的后脑,加深了这个混杂着微妙气氛的吻。
  ——终于被放开的时候,中原中也的身体因为缺氧有些不稳,摇晃了两下便重又扑进太宰治的怀抱,而后者只是轻轻抚摸那亮橙色的头发,附在他耳边低语。
  “现在,我把以前那个太宰治,还给你。”
  “好吗?我最亲爱的搭档。”
fin.
#啊反正想写出双黑表面上互相讨厌 但其实却早已离不开对方的情感吧。。果然若瑾文笔还得练习啊twt
那么,下一p的时候再见吧——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