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安瑾华_

您好这里半吊子文学家若瑾.

*cn若安瑾华(称呼若瑾即可.

*目前主混日本文学/BSD/文豪与炼金术师/声优/唱见舞见/ボカロ.暂时淡圈aph/刀男.

*文学圈专注左翼&新戏作派&余裕派 _BSD宰厨(黒の時代推し) 杂食无雷点*主食织太*_文炼无产组&安吾亲妈粉+重治老师女票()_ ❤shuzu 有机酸(神山羊) iripon先生 onoD❤

*废写文的(偶尔画画瞎眼注意.

*初三狗可能没大有时间产粮 长弧也频繁的很.希望大家体谅.

***(高亮)2019年4月开始退网至中考结束 很抱歉期间会关闭LOFTER及其他社交软件.***

*企鹅3094236942欢迎k列.

[第五人格短篇]本能?

#夭寿啦咸鱼若瑾写文啦
#cp杰佣.(不接受两角色其他cp注意.
#超短的。没错我就是懒。(被打
#只是凭自己对cp的理解写出来的().可能ooc,有其他角色串场注意.
# @草采米子:) 太太您的文请食用()
——那么,食用愉快.

  从决定参加这场荒诞无趣的游戏开始,奈布·萨贝达就深知他走上的绝不是一条能够反悔的道路。
  毕竟世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复杂离奇,下一秒也许就会黑白颠倒,是非难辨。世事无常,总有人会明白的。
  伴随着一次又一次无尽的“狂欢”,厂长沉重的脚步声,裘克发疯似的尖利笑声,班恩转动钩子发出的锁链声,这些声音在每一个求生者大脑深处都刻下了带着血痕的印迹,随时准备以那颗紫色的鲜活心脏来警告监管者的逼近——就连奈布也不例外。
  好在久经训练和实战的身体以及称手的道具很快发挥了它们的优点。奈布可以轻轻松松将那些笨拙的家伙们甩在身后,不慌不忙的解开队友身上的荆棘,以一己之力反败为胜。
  ——“我可是上过了战场的人啊,没什么好担心的。”
  装作轻轻松松的挥着手向被自己救下的艾米丽道别,转过头来的奈布却在一瞬间陷入了脑海里思想的漩涡之中。
  自己这么做,是真心想要保护同伴,还是生存的本能?
  ...
  又是要命的一盘“游戏”。奈布冷静的观察了一下队友的动向,接着自己也迅速地行动起来——他要履行自己的职责,将那些平日里早就看腻了的大块头监管者们耍的团团转。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出乎意料——距离自己最远的园丁小姐遭到了监管者的伤害。奈布有些慌乱地朝那个方向奔去,却没注意到右前方的草丛里飞快的掠过了一个瘦长的影子。
  令奈布再一次感到惊异的是,三名队友在还剩三台密码机的时候就都被抓上了椅子——几乎只用了平时的一半时间。奈布感到略微有些无助,行走的步调发着抖,几乎要将自己绊倒。但他还是伸出手将头上的兜帽拉低了些——他倒要看看这位行动迅速的监管者到底是何方神圣。
  ...
  奈布躲在一丛略高的茅草里面,缓缓向那从没见过的家伙靠近着。他眯起眼睛,仔细的打量着这位颇具绅士风度的先生——身形瘦长,西装革履的“监管者”以白色的面具遮住真实的面容,背后却别着一支与衣装略不相称的玫瑰手杖;左手上绑着锋利的指刀,还不时的像炫耀一般地晃动着,作出屠杀的姿势——那寒光闪闪的刀锋绝对沾过很多同伴的鲜血。奈布盯着那家伙的时候忍不住这样想道。
  绝对是因为奈布太专注了,他连从未谋面的监管者走到了面前都没有注意到。直到那个身影挥起指刀狠狠刻划在奈布身上的时候,他才彻底的反应过来,仍是依据着虚幻的“本能”夺路而逃。
  跑。一瞬间奈布的头脑里只剩下这样一个想法,他没命的向前方冲去,而身后的红色光线也紧追不舍。他混沌的脑海里什么都无法浮现,乱七八糟的无数词语终于化作“本能”二字...
  终于,那道红光精准的照射在了奈布的身上,紧接着闪着银光的刀刃也冲奈布的后背挥了过去。新添上的伤口貌似牵动了旧疾,锥心蚀骨的疼痛让奈布的双腿失去了力气,整个人软绵绵的向后倒去,倒向那优雅而又危险的“敌人”——
  奈布并没有觉得自己像往常那样被气球牢牢系住挂在空中。那监管者用双手温柔的将他从冷冰冰的地上抱了起来。奈布拼命的想挣扎开,可是伤口的痛楚阻止了他这么做,只能放松四肢任凭这位绅士的摆布——很快,那监管者抱着他离开了原地,走向了一栋建筑的地下室...
   被荆棘捆在狂欢之椅上的时候,奈布的大脑再次清醒了过来。
  “终于...要送我回去了么?你这狡猾的家伙...”奈布忍着伤口的疼痛,向着抓伤他的“罪魁祸首”恨恨地吐出几个破碎的字眼。
  面前体格纤细的人并没有启动狂欢之椅的装置,而是缓缓地摘下了自己的面具——想不到监管者也会生有这么一副好看的容颜。他是典型的欧洲人长相,高挺的鼻梁,略薄的双唇以及那双深邃的眼眸,让奈布的大脑再一次无法思考...
  还没等他从恐惧和惊异中回过神来,面前的人就伸出那只没有携带指刀的手,轻轻托起了奈布的下巴。
  “甜心,被我找到了哦。不听话的孩子可是要接受惩罚呢。。”
  “你..到底是谁?”
  “很荣幸认识你,小奈布。我是杰克..一会儿就叫这个名字好了。”
  名为杰克的监管者俯下身子,贴在奈布的耳边低语。
  “那么,我就开动了哦。”
  ——现在不停跳动的心脏和通红的脸颊,还是出于本能的恐惧吗?
  在被杰克拥住的前一秒,奈布这样问着自己。
fin.
  啊啊啊渣文笔体谅()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