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安瑾华_

您好这里半吊子文学家若瑾.

*cn若安瑾华(称呼若瑾即可.

*目前主混日本文学/BSD/文豪与炼金术师/声优/唱见舞见/ボカロ.暂时淡圈aph/刀男.

*文学圈专注左翼&新戏作派&余裕派 _BSD宰厨(黒の時代推し) 杂食无雷点*主食织太*_文炼无产组&安吾亲妈粉+重治老师女票()_ ❤shuzu 有机酸(神山羊) iripon先生 onoD❤

*废写文的(偶尔画画瞎眼注意.

*初三狗可能没大有时间产粮 长弧也频繁的很.希望大家体谅.

***(高亮)2019年4月开始退网至中考结束 很抱歉期间会关闭LOFTER及其他社交软件.***

*企鹅3094236942欢迎k列.

[三日月x原创女婶]三条の月。

#本集由51级+2000战无爷的繁樱(婶名  为您带来()
#题目:「三条の月。」可能言语偏激或自作多情注意.
#又名「爷与世界一番非洲婶」:)
#cp感不明确(单相思?),但可将文中所有繁樱替换成自设昵称助于食用.
#提前四天祝自己生快,提前十天祝繁樱就职一周年❤
では、はじめよーーはっはっはっ、よろしくたのむ。

  「即便被火焰灼烧千年万年  这份美丽也将永不改变」
                       ————《紅月の雫》
  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从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开始,她就一直忍不住向远方眺望。但即使有付丧神问起,她却堪堪地笑而不语。
  ——每当这时,繁樱脸上温和的笑容与那把跨越时光的天下五剑,竟有几分相似。
  ……
  「穿过历史洪流的“名刀中之名刀”,被誉为“天下五剑中最美一振”的,三日月宗近。」
  从资料书看到这段不带一丝感情的文字时,资历尚浅的繁樱歪着头拨弄了下自己的杏色发丝。「天下五剑」中最美的啊……化作付丧神的时候,该是怎样风华的容姿呢?一边思考着一边将发丝缠绕在手指上,繁樱那金蓝异瞳的眸子在灵纸的背后散发出了些许光彩。
  后来她在向要好的前辈设法请求了一番后,那名比她年龄略大的女生有些自豪的将她引到本丸的廊上,指着不远处正端坐喝茶的蓝衣付丧神说那便是三日月宗近。
  在得到女生的许可后,繁樱小心翼翼的向那付丧神走过去,心想着那该是什么性格高贵冷淡的重头角色。一直微眯着双瞳的三日月宗近在她移步到自己面前时缓缓抬起了眼睑,注视着这位陌生女孩的眼神里含着些许尊重和生疏,但更多的却是温和与关爱:
  “哦哦,看来今天主邀请了客人呀。欢迎欢迎,这位可爱的小姑娘。”
  “宗近爷爷,这位是我的后辈繁樱。她是第一次见到……”仿佛没有听进去面前付丧神主人的言语,繁樱专注地盯着那对美丽的眼睛出神。就在刚刚三日月睁开眼睛的刹那间,她看到了深蓝的夜空,无影无踪的云彩以及稀疏的星星,当然还有那一弯金黄色的新月——它给静谧冷冽的夜带来了些许暖意……
  “唔……那是…月亮?”
  杏色头发的女审神者仍旧望着那对属于付丧神的眼瞳,过了好久才开口,又像是似问非问一般……
  之后的事繁樱已经不愿再回想,只记得从那之后她便开始寻找属于自己的那振三日月。她 请教了许多前辈关于锻造的材料配比,苦心记录下每一次的成果,带着开荒部队拼命地向阿津贺志地区进发……她以为这样总会有结果的吧。
  ——可是命运不怀好意的挖了个小坑,她也配合的踩进去扭伤了脚。
  繁樱翻动记录本望着最近十次锻刀和出阵的记录,再一次彻头彻尾的被浇了一通冰水。
  ——还是带冰块的那种。
  没有。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
  该有的没有,不该有的也没有。
  她放下本子疲惫的趴在桌上睡了过去,连担任近侍的某把枪敲门的声音都没听见。
  御手杵端着茶水推开纸门进来,望着女孩趴在桌上那不太甜美的睡相和被揉得皱皱巴巴的记录本外皮,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酸涩,他难受的皱起眉头。
  “她很累了吧。”
  那把长枪细心地放好托盘并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默默的将它披在繁樱身上,紧接着便一声不响地关好门离开了。
  ——他虽然刚来不久,但却也知晓这位主公思念着的刀剑是谁了。
  ……
  繁樱做了一个梦。
  她坐在一间窄小的房间里,周围围坐着一群审神者。大部分是女性的,细看后却发现都是自己认识的同事们。
  ——而且,都是拥有一振或以上三日月宗近的同事们。
  “大家…怎么了吗?”繁樱有些被冷清的气氛吓到了,颤抖着开口询问情况。
  “我们想知道一些事。”年龄最小的一位后辈首先向她开口。
  “好,好的……请尽管问吧。”繁樱的声线染上了些许惧怕的色彩。
  “你为什么一定要找到三日月宗近?”
  “你为什么总是粘着我们的三日月不放?”
  “你凭什么觉得三日月会在那个无聊的地图等着你?”
  “你……”
  “都给我,闭嘴!”
  繁樱不太相信自己能发出这样撕心裂肺的嘶吼,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现实。烛火不知何时已经熄灭,本丸的时间正是深夜。那件深绿色的外套随着她幅度过大的动作而滑落了下来,孤零零的躺在地上泛着银白色的月光。
  今夜的月……会是三度月么?
  将外套叠好放在结城部屋门口,繁樱回头看了一眼天空。深蓝的夜幕中没有一丝云彩,稀稀拉拉的星星预告着明天的大晴;而那金色的一钩新月,正以它的温和有礼照亮着这个看似普通的夜。
  “等等……这个场面……”
  繁樱在心里惊呼了一句。
  夜空,星影,三度月。
  三条,太刀,三日月宗近。
  她又看见那付丧神华美的身影。
  她看见那段冰冷的文字资料。
  她看见初见时他的眼眸,那里盛着一片属于他的夜空。——不不,应是属于三条的夜空。
  归宿在三条宗近手中的新月是何等的强大,又是何等的温柔。
  ——但是啊,「温柔」,就是「强大」呀。
  ……
  回笼的记忆到此便终止了。繁樱站在那座山的山顶,在寻找敌人的间隙眺望着遥远的天空——不知不觉的,眼睛有些湿了。她不顾周围可能存在的敌人,冲着遥远的山涧大喊出声:
  “宗近爷爷——请您——看到我——”
  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微笑,她知道他会听见的。繁樱带着温暖的心灵,率领着她的刀剑们向丛林深处飞奔而去。
—fin—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喜欢请拍红心蓝手,不喜欢请在评论区点评。一周年了,今后我也会多多努力。XD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