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安瑾华_

您好这里半吊子文学家若瑾.

*cn若安瑾华(称呼若瑾即可.

*目前主混日本文学/BSD/文豪与炼金术师/声优/唱见舞见/ボカロ.暂时淡圈aph/刀男.

*文学圈专注左翼&新戏作派&余裕派 _BSD宰厨(黒の時代推し) 杂食无雷点*主食织太*_文炼无产组&安吾亲妈粉+重治老师女票()_ ❤shuzu 有机酸(神山羊) iripon先生 onoD❤

*废写文的(偶尔画画瞎眼注意.

*初三狗可能没大有时间产粮 长弧也频繁的很.希望大家体谅.

***(高亮)2019年4月开始退网至中考结束 很抱歉期间会关闭LOFTER及其他社交软件.***

*企鹅3094236942欢迎k列.

[恋与乙女向]玩坏的花吐症ver.

#我是若瑾  我又回来了  今后会尽量写恋与乙女向的文
#四只都写了所以就进来看看嘛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喜欢花吐  那是因为我又开始咳嗽了()
#虽然是这么个梗但是是糖哦  各位放心食用  喜欢红心蓝爪不喜合理建议  谢谢❤
↓↓下滑即可开始食用


白起-茶花
  发现自己有这种症状,已经过了约两个半月。
  不知道自己还有几日的寿命,涌出的花瓣却一点也没有减少的迹象,你捂住嘴用手掌包住那几片粉色的柔嫩花瓣。平日里带着香气的美丽花瓣,在这段时间中一直没有再引起过你的喜爱。
  从与那位转变颇大的学长重逢开始,你就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开始萌芽。就像幼小的花苗,努力的顶开泥土寻找阳光。你不停的咳嗽着,花瓣拼了命的涌出。
  这次的状况似乎比哪一次都剧烈,在撕心裂肺的疼痛后传来的是令人恐惧的窒息感,你一个腿软跪在地上。倒下去的前一秒,你的嘴唇微微张开,唤了个若有若无的音节:
  “。。白起。。。”
  你微闭双眸,以为自己的一生即将走到尽头。
  下一秒你听到了破窗的声音,紧接着你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什么时候发现的?”
  熟悉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你回头对上那双温暖的眸子。平日里一言不发的严肃脸庞,此刻充满了担忧和责怪。
  你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你用尽全身的力气伸出手,想要最后抚摸一下他的脸庞——你对于这位学长的感情,可谓是不抱一线希望。
  然而你的唇被柔软的东西封住,喉咙之中窒息的感觉一点点融化在灼热的情感中,你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搂紧。
  “我曾发誓,我早晚能找到你——只要是风到过的地方。”
  放开你的时候,他在你的耳边低语。

周棋洛-雏菊
  远远的看着那个金发的身影,你摇了摇头,将手上的花瓣藏进裤兜里。
  那个人的evol,是整个世界对他的关注和热爱。在这如此强大的力量面前,你根本就是一个一文不值的普通少女。
  是真的一文不值。
  “怎么了?”你抬眼看着走到你面前的周棋洛,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开口。
  傍晚,繁复的拍摄工作终于接近尾声。周棋洛走过来拉住你的手,“走吧,薯片小姐。”
  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啊,能够给整个世界带来光明和温暖的人,让每个少女都可以去依赖。
  ——只是这个依赖的位置,大概不属于你。
  喉咙深处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你站立不稳的摇晃了几下,向身前人的怀里倒去。
  下意识的搂住那瘦弱的躯干,周棋洛略有惊异的目光在触到那淡雅的紫色花瓣后变得柔和,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
  “。。啊,原来是这样吗。”
  你还未来得及说什么,金发的青年就已在你的唇上烙下了一个柔软的吻。他的唇就如同那精致的花瓣,带着甜蜜的气息,而更多的是独属于他的温暖。
  那种温暖是瞬间的,也是永恒的。
  飞舞的花瓣骤然止住,内心的情愫也得以倾诉。
  “我会带给你温暖的阳光,所以接受我的心好不好。”
  你看见他好像眨了眨眼,微微的冲着你笑。

李泽言-蒲公英
  站在宽敞的办公室里,你有条不紊的向身前的人作着自己新写好的报表。
  灌入自己耳朵的仍旧是挑剔的点评话语,你装作早已习惯的样子假装认真倾听着,手上却熟练的把方才掩着嘴咳出的花瓣藏进衣兜。
  自从患上了那稀奇的病症,金色的蒲公英花瓣便无时无刻出现在你的生活里。你清楚自己喜欢的人是谁,正是那位整日面无表情的华锐总裁;同时你也清楚你们不可能在一起,就凭李泽言对你的态度而言。
  真是个难接近的人。你想。
  “作完报告就回去吧。”面前的人不知何时已经站起了身,仍旧是一副没有感情的样子。你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刚要转身离去,脚下却突然一软,跌倒在柔软的地毯上。
  伴随着的是灼烧一样的疼痛,和几乎覆盖了你视线的花瓣。
  要结束了吗。。。再见。。
  然而一切并没有结束。回过神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李泽言放大的脸庞。他那双深邃的眼眸死死的盯着你,里面似乎藏着暴风般的漩涡。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辩解的话尚未出口,你便感觉被温热的东西封住了嘴唇。剧烈的疼痛奇迹般的渐渐消失,你惊异的瞪大了眸子——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身旁飘舞的花瓣突然静止了下来,世界变得无比安静。你明白是李泽言静止了时间。
  “你是我的。”
  那一瞬间,你觉得这个人的怀抱,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居所。

许墨-矢车菊
  你喜欢那位科学家,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可是你没有选择说出来,理由则是草草的一句“喜欢这种东西还是太恶心了一点”,仍旧在逃避的时光里度过。
  最终你发现自己患上了那罕见的病症,咳嗽的时候便会吐出代表心意的花瓣。
  就这么过了很久很久,当你终于记起这病症的后果时,时间已经剩下了寥寥几日。
  你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站到了青年的面前。那人温润的眼神令你不敢直视他,你仍旧在逃避着那份感情。
  “怎么了?你好像很不高兴。”
  许墨的嗓音一如既往的好听,那曾是你最喜欢的声音。
  这件事情你不能告诉他。你不希望让他看见你的离去。
  可是你的身体不这么想。疼痛撕扯着你的神经,你摇晃几下将要倒下一般,许墨慌忙拉住你的手臂,无意间望见了几片掉落出来的花瓣。
  朦胧之间你觉得身体被搂住了,熟悉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
  “是。。花吐症。”
  你尽全力攀上他的脖颈,想在最后的一刻再说点什么。下一秒你就被温柔的吻住,原本难忍的疼痛也在一点点融化。
  “我喜欢你。”
  许墨漂亮的眸子里满含着深情,温暖的手抚上你的脸颊。
  “放心,不会痛了。”
fin.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