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安瑾华_

您好这里半吊子文学家若瑾.

*cn若安瑾华(称呼若瑾即可.

*目前主混日本文学/BSD/文豪与炼金术师/声优/唱见舞见/ボカロ.暂时淡圈aph/刀男.

*文学圈专注左翼&新戏作派&余裕派 _BSD宰厨(黒の時代推し) 杂食无雷点*主食织太*_文炼无产组&安吾亲妈粉+重治老师女票()_ ❤shuzu 有机酸(神山羊) iripon先生 onoD❤

*废写文的(偶尔画画瞎眼注意.

*初三狗可能没大有时间产粮 长弧也频繁的很.希望大家体谅.

***(高亮)2019年4月开始退网至中考结束 很抱歉期间会关闭LOFTER及其他社交软件.***

*企鹅3094236942欢迎k列.

[食契同人]很单纯的初遇.

#北京烤鸭x你(wo)
#完全是打破原作设定的炒鸡嗨皮开心架空向☜嗑错药了 
#[你]没有确切名字  年龄6  朝阳区小萝莉形象(bushi  鸭子就是不知哪家跑出来的飨灵()
#元旦快乐。这是18年我的第一篇文(写了两年文了
#我把笔捡回来了哟。食用愉快,喜欢红心蓝爪,不喜也好自行离开ww

  划过天角的流星,有时候会激起内心深处层层叠叠的回忆。
  那是幼时发生的事情。
  时间的作用太过奇异,精细的画面已然忘却,只留下些许断断续续的模糊阴影。你很惊异自己居然还记得——记得这么一件平凡的事情。
  家乡的天气是极为温和的,就算下了薄薄一层雪,那条碧江上仍然只结少许碎裂的冰碴。那一日也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父母带着初踏凡世的你在盖着薄雪的江边玩耍。并未结冰的江面中央,一条渔船静静地在水里漂浮着。船上的渔夫像那安宁的冬日背景一般,默契的一言不发。他的身边围着几只毛茸茸的水鸭子,此刻也像凝固了一般不言不语。
  父母将你安置在江岸一块宽阔的石头上,转过身去料理其他事情。你蹲下来看着那细薄的冰面出神,伸出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想要摸摸那漂亮的结晶,可惜没有摸到。你趴下来使劲把身子往下探了探,再一次用尽力气伸出手去——眼看就要触到漂亮的冰层了,身体的后半部分却骤然失去了重心。还未来得及抓住什么东西,你便从江岸上滑落下去,向着冰面的方向。
  薄冰哗啦一下破碎,冰冷刺骨的江水包围着你的身侧,接着毫不留情的灌入你的身体。你感觉自己在缓慢的下沉。
  耳边依稀听到父母惊慌的哀呼,水泡轻微的咕噜声,还有自己舞动四肢挣扎带起的水花声。
  不要。。我不想死。。。
  意识还未完全剥离身体,你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下一秒你的身体却被什么有力的东西抓住,接着就被拉出了寒冷的水面。被像提兔子一般提起时你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
  好像,好像是刚刚渔船上的那个人。
  努力的睁开发涩的眼睛,你看到了那副精致的容颜——浅棕色的长发编成纤细的辫子,半眯着的鎏金色眼眸,精巧的单片眼镜,以及发丝间那只黄色的鸭仔。你用尽仅剩的力气,想开口对这好心人说声谢谢,却见他腾出一只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孩子,下次再出来玩的时候要小心啊。”
  温润的嗓音传入你的耳朵。你不由得扯住他的衣袖,问道: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他没有说话,只是温和的凝望着你的眼睛。他的眼睛很好看,深邃的瞳孔里仿佛包含着整个世界的景色,又如同深林里的宁静潭水。
  你刚想再说些什么,却顿觉脑子一阵眩晕,接着眼前模糊,失去了意识——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家中的木床上了。
  后来你病了一场,不断的发烧咳嗽。当你终于恢复如初的时候,你对母亲说了那天的事。奇怪的是,母亲一脸疑惑的看着你,接下来说出的话足够让你用一辈子去震惊:
  “那天,明明是你爸爸把你救上来的啊!不过掉进江里后你确实失踪了一分钟左右,也有可能是。。。”
  后面的话你没有再听。
  回忆到此为止。抬头看看天,深蓝天空上已然干干净净,全然没了流星的踪迹。
  我们一定能见面的。我等着你。
fin.
#给你们看看我的食契处女作。。。什么玩意()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