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安瑾华_

您好这里半吊子文学家若瑾.

*cn若安瑾华(称呼若瑾即可.

*目前主混日本文学/BSD/文豪与炼金术师/声优/唱见舞见/ボカロ.暂时淡圈aph/刀男.

*文学圈专注左翼&新戏作派&余裕派 _BSD宰厨(黒の時代推し) 杂食无雷点*主食织太*_文炼无产组&安吾亲妈粉+重治老师女票()_ ❤shuzu 有机酸(神山羊) iripon先生 onoD❤

*废写文的(偶尔画画瞎眼注意.

*初三狗可能没大有时间产粮 长弧也频繁的很.希望大家体谅.

***(高亮)2019年4月开始退网至中考结束 很抱歉期间会关闭LOFTER及其他社交软件.***

*企鹅3094236942欢迎k列.

自我填词 恒星们的《定制品》

#原曲  《order made》.
#治愈(并不是致郁)向 接受翻唱,转载,也允许代入自己.
开始。

。。。
我在哪儿?
我为什么发不出声音?
我。。我好像。。
记不得了。。之前的事。。
只记得,要保护某个重要的人。。
一一这个时候,一身黑袍的未知名者,慢慢浮现在少女眼前。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来到这世界前就已被询问过了
被不知在何处的哪位曾询问过了
“‘界限不明’与‘恒星’这两个称号之中,
请你伸出手来从我这里选取一个”
“想要选哪个”
“应该选哪个”
然后我想必是选取着“恒星”一词了
比起生疏的东西更想选择熟悉的
因为这样能给人带来些安全感
因为这个名号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于是那位不知名者又对我张开口
“两分谦虚与平和还有五分的温柔,
用来守护他的武器和沉静的双眸,稍后我就会一一地配到你身上哦。”
“想怎么说”
“该怎么说”
于是我想了想便提出了我的请求
“我认为谦虚两分或许还不太足够,
我害怕自己对守护的人过于激动,
也害怕会成为他生活里的困扰者。”

不该想起 却又无法忘记
这样的感觉我该怎样去命名

那个人脸上好像露出了一丝欣慰
他答应了我然后拿手指着我胸膛
“最重要的还是想要保护他的心,
我给你两个让你保护两个人怎样?”
“怎么样”
“怎么样”
虽然我也知道这么做非常没礼貌
但我还是鼓起勇气向着他请求道:
“我不需要有那么多的保护之心啊,
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请容我表达。”
因为当我遇到那守护之人的时候
当我终于能勇敢的保护他的时候
我会把自己唯一的心交给他保管
让他看见向他的方向飞过去的爱
即使这份爱对比下是多么的渺小
即使这份爱掉进人海就会找不到
但我不想让他再受到任何人伤害
正如他不想伤害世上任何人一样

不该想起 却又没法忘记
这样的感觉我应该怎样去命名
心里还存有余温 本没有的回忆
这样的心情我应该怎样去命名

“这样的话就只有最后一件事情啦,
想不想要和温柔伴生的强大呀?
其实不要的话也没有关系啦
也有很多人觉得矛盾而选择不要它
“你想要吗”
“你想要吗”
于是最后我开口讲出了我的选择
比起机械还是生命与我更为适合
毕竟有人曾说过“温柔即是强大”
温柔的人就该守护于时光的长河
“那强大与温柔的比例你来指定吧
不管是包覆还是平等都可以的呀
你想见到他吗?你想听到他吗?
你想触碰他吗?你想珍惜他吗?
不管怎样都由你来回答就好啦
“请回答吧”
“请回答吧”

现在你的所有小小愿望
通过我都已经实现了吧
那就让泪水打湿你脸颊
让我们好好的看看你吧
来啊 骄傲的给他看看你吧

为我做了这么多事真的感谢你啦
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请原谅好吗
最后我只有一个小小问题啦
一一“恒星”要守护的人,名字叫什么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张博恒。”
fin.
愿世界对小蛇温柔以待❤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