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安瑾华_

您好这里半吊子文学家若瑾.

*cn若安瑾华(称呼若瑾即可.

*目前主混日本文学/BSD/文豪与炼金术师/声优/唱见舞见/ボカロ.暂时淡圈aph/刀男.

*文学圈专注左翼&新戏作派&余裕派 _BSD宰厨(黒の時代推し) 杂食无雷点*主食织太*_文炼无产组&安吾亲妈粉+重治老师女票()_ ❤shuzu 有机酸(神山羊) iripon先生 onoD❤

*废写文的(偶尔画画瞎眼注意.

*初三狗可能没大有时间产粮 长弧也频繁的很.希望大家体谅.

***(高亮)2019年4月开始退网至中考结束 很抱歉期间会关闭LOFTER及其他社交软件.***

*企鹅3094236942欢迎k列.

花吐症三十题③ 完结

介绍请看第一篇w
召唤伙伴时间 @冷芋砸  @琦籽籽籽籽籽
21. 仅仅过了一星期左右,因为甚至看不见眼前的东西而戴上独眼罩。
  早晨醒来的时候,右边的视野一片漆黑。
  好像知晓了什么一样,你的反应很平静。
  从抽屉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单眼罩戴上,装作从容的样子走向学校。
  “xx你怎么了?眼睛。。?”
  好多同学都在关心你。
  “我眼睛发炎了。”
  你冷冰冰的回答着。
  其实你的内心早已慌乱的不成样子。
  明天就好了吧。你睡下的时候,这么想着。
  明天就好了。
22. 那晚做了个噩梦,梦到你将我忘记,眼睛很痛,很痛。
  “安迷修。。我喜欢你。。”
  你站在他的面前,脸红红的小声说着。
  “对不起。。小姐,我不认识您。”
  “不!”你从床上坐了起来。
  此时是深夜的零点。眼睛上传来了一阵一阵的刺痛。
  是梦。
  假的,睡吧。
  一一可是,梦和现实,对你已经没有什么界限 。
  眼睛上的疼痛,使你心底的不安如同阴影一般,扩展变浓。
23. 第二天起来,在镜中看到了那从右眼眼眶中伸出来并固定在眼眶边的藤蔓根茎与两株紫色的三色堇花苞。
  “这。。这是什么。”
  你站在镜子前面,用手轻轻拨弄着自眼眶生长而出的精致植物。
  植物的茎叶细腻而柔软,花骨朵也饱满的等待着绽放。
  看来已经,于事无补了呢。
  你随即牢牢的锁住了自己卧室的门。
  你不会再出去。
  再见了,无知的人们。
  。。。再见了,安迷修。
24. 很害怕,闭门不出。
  你蜷缩在床上。
  门外传来震耳欲聋的捶打声,紧接着便是母亲撕心裂肺的号啕。
  不管了。即使见到我。。
  。。我也不再是那个我了。
25. 翻阅了所有资料,没有任何的记载,看来自己是第一人?
  “没有。。关于长出植物的记载么?”
  你狠狠的撕扯着可怜的书页。
  看来自己,是第一个呀。
26.大脑被根茎盘距,随着花苞的慢慢绽开记忆力也随着渐渐衰退。
  那两个花苞,已经绽开了一半。
  脑子里好像布满了根系,思想好像也被牢牢控制住了。
  有些东西,已经在恍惚的意识里面消失殆尽了。
  再也,找不到了。
27. 忘记了要做的事,忘记了东西放哪,忘记了刚才在想什么,忘记了这件事的起因……
  对不起。。开始不记得了。
  你是谁?
  我是谁?
  xx是谁?
  。。。。安迷修,又是谁?
28. 忘记了自己,忘记了你。什么都忘记了。
  抱歉,我不记得。
  你是。。什么?
  我。。是什么?
  xx。。是谁的名字吗。
  。。。喜欢的人?
  什么。。什么来着。。 
  忘记了。那个人的名字。
  忘记了。
29. 那一晚坐在床上轻抚那只眼球被花朵给取代的眼睛,手指轻轻勾勒着眼眶,“眼眶里的花朵和口中吐出的花瓣真是绝配。”这么想着,用小刀将花朵的根茎给挑起、割下。迎来未知的结局。
  今天大概。。是我的最后一天。
  这是你唯一还记得的事情。
  “安迷修。”
  奇迹般的,你开口唤了他的名字。
  拿出一柄精致的美工刀,你轻轻挑起了柔软的枝条。
  手起刀落,枝条也好,盛开的花朵也罢,一块儿落到了地板上。
  再见了,安迷修。
  随即便是倒地的声音。
30. 紫色三色堇花语——沉默不语。
  第二日,所有人的生活里,永远的缺少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女孩。
  最终,你选择了永远躲在角落,沉默不语。
  正如紫色的三色堇,倔强,而又孤独。
  追逐着不存在的恋情,弱小却不会服输。
fin.

评论(9)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