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安瑾华_

您好这里半吊子文学家若瑾.

*cn若安瑾华(称呼若瑾即可.

*目前主混日本文学/BSD/文豪与炼金术师/声优/唱见舞见/ボカロ.暂时淡圈aph/刀男.

*文学圈专注左翼&新戏作派&余裕派 _BSD宰厨(黒の時代推し) 杂食无雷点*主食织太*_文炼无产组&安吾亲妈粉+重治老师女票()_ ❤shuzu 有机酸(神山羊) iripon先生 onoD❤

*废写文的(偶尔画画瞎眼注意.

*初三狗可能没大有时间产粮 长弧也频繁的很.希望大家体谅.

***(高亮)2019年4月开始退网至中考结束 很抱歉期间会关闭LOFTER及其他社交软件.***

*企鹅3094236942欢迎k列.

花吐症三十题②

介绍去我空间戳上一篇x
召唤太太们! @冷芋砸  @琦籽籽籽籽籽
11. 最终选择逃避,理由为“我喜欢你”这样的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太奇怪了,且不可能会和对方两情相悦。
  你最后选择了逃避。
  “对着校草说喜欢这样的事情,在我身上实在是太恶心了吧。”
  “而且校草也不会喜欢我。”
  你捂着嘴对闺蜜说。
  “哎哎。。看不到好戏了。。话说你最近老捂嘴干嘛?感冒了?”
  “。。。嗯。”
  怎么能告诉你们呢。
  我会被嘲笑的,傻子都知道。
12. 从选择逃避那一刻起,有什么东西就已经在脑中生根发芽。
  感觉自己的思维好像不如以前了。
  上课回答问题的手不再那么迅速,课程的学习也有些吃力。
  “xx同学,你最近身体不舒服么?如果真的不舒服就赶快回去休息吧。”
  老师已经不止一次的这么问你了。
  怎么能告诉你们呢。我可是恶心的人啊。
  不知自己能量微小一般的,去喜欢发散着无尽光芒的太阳。
13. 花瓣的数量也慢慢增多了,从最初的两三片变成了十多片,数十片。
  拉开抽屉,厚厚一层紫色三色堇的花瓣铺满了木板。
  “已经有这么多了。”说话的同时又带出了几片花瓣,轻飘飘的落在了花瓣们的最上层。
  “寿命,好像只剩不到两个月了。。”
  你拿出花瓣,撒了一地。
  蓝紫色的花瓣映衬着你苍白的脸庞,为你添上了几分病态。
  “大概说不出来了。喜欢什么的。”
  他是众人仰慕的偶像,而你是平凡世界中的路人。
14. 开始变得不爱说话。给予你的回应变成了几个短暂的音节。
  “好。”
  “谢谢。”
  “再见。”
  你和安迷修的对话中,你仅有这么寥寥几字的发言。
  “xx小姐。。你怎么了?”安迷修关心的看着你。
  “没事。我回去了。”
  你一转身匆匆离开,留下安迷修疑惑的身影。
  他和你都没有看见,悠悠飘落在地的一片蓝紫色花瓣。
  只有一个人看见了。
  “渣渣。居然会得这样的病。”
  金色头发的青年蹲下来看看花瓣,又看看你的背影,小声嘀咕着。
  “谁都看出来了,唯独那个傻子看不出来。”
15. “你变得很奇怪。”
      “没有。”
      “能多说几句话吗?”
      “不行。”
      很抱歉。只能在心里这么说。
  真的真的很抱歉了,安迷修。
  你在离开以后一直这么想。
  抱歉。因为我的懦弱,这件事情恐怕不会被你知道了。
  你不会喜欢我。我只会拖累你。
  一一那就,扔掉吧。
16. 不知道为什么,变得疏远了。
  那次以后,你再也没有去见过安迷修。
  哪怕是在学校的走廊或楼梯上遇见,也是扯一扯衣领,匆匆逃开。
  你已经不想再看见他了。
  可是每一次偶然,每一次听说,甚至每一次想起,花瓣都会骤然变多,伴随而来的还有头部的阵阵钝痛。
  真的,很痛。
  可是没有痛过,便不会懂得死心。
17. 也挽救不了什么了。
  你彻底的放弃了。
  在编辑完给安迷修的最后一条短信后,你扔下了手机。
  绝交的字眼是那么的刺痛人心,而紧随而来的新消息,只有一个字:
  “好。”
  在看到这个字的刹那,你的脑袋又开始疼痛,花瓣也成倍的吐出。
  不同于以往的是,这次的花瓣,沾染着血。
  看了看日期,还有大半个月。
  18. 脑袋已经连续痛了几晚,昏昏沉沉,默认为是熬夜太久睡眠不足引起的。
  这几天你的脑袋一直在疼。
  以感冒为理由请了假,你卧在床上闭眼试图入眠,可很快发现那是徒劳无功的。
  大概是睡得不够吧,你一直这么认为。
  再睡一会吧。就一会。
  醒来以后,就再也不会疼了吧。
19. 真的很痛。疼痛充斥着大脑,仿佛有什么东西压在上面。
  没有。没有消失。
  疼痛并没有因为休息而消失。
  休息了两天仍然没有效果,你只好强撑着去学校。在教学楼门口,你捂着脑袋正欲抬脚跨进门槛,下一秒眼睛里却撞进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安迷修。
  他还是那么的阳光,还是那么的温柔。不过,在他身边,多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子。
  那是学校的校花。
  你的脑子里猛地传来尖锐的刺痛,紧接着花瓣也疯狂的涌出。
  你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他们并没有看见你。
  可真般配啊,你们俩。你被同学搀扶着上楼的时候,这么嘲讽般的想着。
20. 紧接而来的,右眼视力也跟着直线下降。
  “我。。我的眼睛?”
  最近,右边的眼睛越来越模糊了。
  一开始还以为近视了,但后来却发现没有那么简单。
  脑袋里的疼痛好像汇聚到了右眼的部位,准备随时刺穿皮肉似的。
  越来越看不清东西了。
  而你,还剩下十五日。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