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安瑾华_

您好这里半吊子文学家若瑾.

*cn若安瑾华(称呼若瑾即可.

*目前主混日本文学/BSD/文豪与炼金术师/声优/唱见舞见/ボカロ.暂时淡圈aph/刀男.

*文学圈专注左翼&新戏作派&余裕派 _BSD宰厨(黒の時代推し) 杂食无雷点*主食织太*_文炼无产组&安吾亲妈粉+重治老师女票()_ ❤shuzu 有机酸(神山羊) iripon先生 onoD❤

*废写文的(偶尔画画瞎眼注意.

*初三狗可能没大有时间产粮 长弧也频繁的很.希望大家体谅.

***(高亮)2019年4月开始退网至中考结束 很抱歉期间会关闭LOFTER及其他社交软件.***

*企鹅3094236942欢迎k列.

#凹凸乙女# 花吐症三十题①

  #安(嘉?)x你。不喜勿入
#高中paro.安哥是校草,螺丝是典型社会青年(bushi
#be了注意注意注意。一把巨大的ooc菜刀👀。我是个咸鱼文手谅解。cn若瑾
#小伙伴  @冷芋砸 的文
  好啦好啦废话不多说。
1. 自从遇到你之后我开始变得很奇怪。
  你觉得自己越来越不舒服了。
  课间,看着比自己大一级的校草安迷修,你的心里总有种什么东西乱跳。
  瞳孔放大。呼吸不稳。心跳加速。
  回到教室,你把这种反应说给了你的闺蜜。
  “xx啊,我看你准是喜欢上校草了吧。劝你,还是快点死心吧。。咱们学校好姑娘多的是。。”闺蜜调侃着对你说道。
  你没有说话,抚上自己的心口。
  “。。喜欢?”
  不不,只是仰慕而已。我怎么配得上他安迷修呢。
  这句话,你没有说出来。
2. 那样的笑容总是能让我的心脏漏掉一拍,在你为了感谢我而抱上来时我甚至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事情发生在那天的午休时间。
  你心事重重的踏着楼梯往下走,想到外面坐坐放松一下。你边走边思索着刚刚闺蜜无意识的话,在下一秒便结结实实撞在了一个人身上,他手里的书经不住这么一撞,落到地上去了。
  “哎哎哎!对不起对不起!”你一边慌乱的表达着歉意,一边拾起书来准备还给那个人。
  可就在你抬起头的瞬间,你的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
  映入眼帘的是安迷修温柔的笑容。
  “没关系的。”他接过你手里的书,脸上灿烂的笑容依旧。
  你还呆在原地没反应过来,下一秒他却抱住了你。
  投身于温暖怀抱的你睁大了眼睛,似乎感受到他心脏沉稳的律动声,忍不住想要伸手搂住对方。。
  “谢谢你了,xx小姐。”
  你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看来她说的对啊。”你这么对自己说着。
3. 我大概是喜欢上你了。
  “我大概喜欢上校草了。”
  你语气平静的对闺蜜说。
  “哎哎,我说的没错吧...”闺蜜以一副先知的得意样子看着你。
   “那要怎么办啊。”你说道。
  “怎么办?那当然是去表白啦。不过咱们学校那个社会青年嘉德罗斯,可跟我说过他喜欢你哦?这样不管不问的话没关系吗...”
  没等她八卦完,你就走出了寝室。
  之后的日子好像也不平静了。
4. 单纯的朋友关系——仅是在你看来。
  “安。。安迷修。。”
  你终于有勇气站到了他的面前。
  “啊啊,是xx小姐啊。有什么事吗?”
  “你觉得我们。。会是什么关系?”
  “朋友啊,xx小姐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曾经帮助过我,我当然要把你当做朋友了。”
  “。。。哦,朋友挺好的。”
  说完这句你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之后的一整天你都没什么精神。
  “怎么啦,都没见你动过。难道。。给校草表白被拒绝了?”闺蜜笑嘻嘻的跑过来问。
  你没出声,任由她当你默认,再像小旋风般的跑去八卦。
  。。。朋友。
  一个多么美好,而又多么沉重的词汇。
5. 被众人包围的你与在一旁默默望着的我。
  “校草你好帅啊ww”
  “啊啊啊校草我要给你生猴子!!!”
  “校草..”
  你默默站在一旁,看着吵吵闹闹的一群女生。
  和站在女生中间的安迷修。
  你低下头拉了下衣领,正要离开一一
  “喂。”
  有人拍上了你的肩膀。
  你回头,看见的正是那个“社会青年”,带着一脸玩味的神色盯着你看。
  “被甩了的滋味不好受吧。渣渣。”
  金色头发的少年狂妄的开口。
  “要不要,做我的女朋友。”
  “。。。。”
6. 内心“想要你”的欲望在叫嚣着,却被自己狠狠地抑制下去。
  你拒绝了嘉德罗斯。
  理由很简单,“我还有课程,我不想要早恋。”
  那个少年居然什么都没说,口里低声咕哝了几句就一转身离开。
  你默默地低下了头。
  这是傻子都能揭穿的把戏。
  “。。安迷修。喜欢你。”
  你不知多少次说出来这句话了,但是每次,接收的对象只有一个,               那就是你自己。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啊,你答应我什么的。
  只不过是妄想罢了。
7. 直到某一天在想起你时突然剧烈咳嗽,随着掩着嘴的手拿开,几片紫色的三色堇花瓣从手掌中滑落在地。
  “这。。这是什么?!”
  你看着地上蓝紫色的淡雅花瓣,不可置信的捏了捏自己的嗓子。
  “xx,你怎么了?感冒了吗?”
  房间外传来母亲的问候声。
  “没,没事。”慌乱的将地上的花瓣收起,你急忙应付着母亲。
  看来。。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了。
8. 那次之后花瓣会陆续的从嘴里吐出。说话时,洗漱时,特别是在你面前时。
  你看着越来越多的花瓣,心里有些乱了阵脚。
  这。。这花瓣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在每个人面前,你都不得不用衣领遮住嘴,好像你得着什么重病似的。
  在安迷修面前也不例外。
  后来你慢慢的发现,每当站在安迷修面前的时候,花瓣会成倍的增加。
  并且心口的地方也在隐隐疼痛。
  果然不对劲呢。你想。
9. 查阅了所有已知资料得知了这种症状的起因和解决办法。
  “花吐き症”
  古老的旧书里掉出一张纸,上面的字迹不太明显,却又刚好让你看清。
  “十分罕见的病症。基本无药可治。”
  啊啊。。是绝症吗。
  你继续往下看去。
10. “暗恋对方时便会从嘴中吐出花瓣。”
      “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双方两情相悦便会治愈。”
  真是奇怪的病啊。
  就连它都能发现我喜欢安迷修。
  该死。
  你默默地念叨着如上几句。
  还有三个月的寿命了。
  怎么办?
tbc.

评论(5)

热度(73)